笑笑

cp小梦@梦无尘
酒茨不拆不逆
全职/魔道杂食
写文使我快乐(=^▽^=)

一些不得不一吐为快的话

提示:欢迎理智粉讨论,禁撕逼,禁各种恶意揣测,有话好好说

刚刚看过视美导演的微博,心里有些难过,因为评论里(特别是某热评)的某些忘羡粉,导致忘羡粉群体又一次被圈内圈外群嘲。

当然,我并不是说粉丝不能去给制作组提意见,可我想问问某些人是不是觉得“原著粉在动画观众里占主体地位,而忘羡粉在原著粉里占主体地位,所以动画制作组一定要按忘羡粉的意思来不然就让动画播放量扑街”?不要跟我说没有,某些忘羡粉的评论真的让我觉得可笑,比如:

希望jc别加戏别多出什么奇怪的感情线

别洗白,别删我叽的戏

双杰决裂不要搞悲情BGM渲染搞得像分手一样

我只想看XXX谢谢

周边我都买谢谢,不差钱谢谢

有忘羡的基本播放量都偏高些,忘羡才是主流望知

主角的造型、人设,戏份好好做,其余的爱咋咋地

祝再崩我羡我叽人设与模型,再sjb加戏的sx早日驾崩

……

这些,真的是在好好提建议吗?

奇怪的感情线是什么?某拆官配蟹脚吗?不好意思制作组是在原著的基础上改编的不是在蟹脚同人的基础上改编的,除了那些爱把兄弟情硬掰成爱情的蟹脚粉,一般人看第一季的时候谁会觉得双杰是在谈恋爱?动画的双杰不管戏份多少都是正常的兄弟情,请不要被蟹脚粉带偏甚至因此而质疑制作组。

洗白?第一季有洗白哪个角色吗?为什么要提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

别删汪叽的戏?要不你去写剧本得了?本来动画篇幅就很有限,第一季也不是只删了汪叽的戏而是所有人的戏都有所删改,为的都是整体剧情能够通顺。意淫制作组苛待忘羡的还是省省吧人家可没那么无聊。

不要搞悲情BGM?哦哟合着一个BGM就能把动画变成双杰蟹脚了?要不要这么过于敏感?

你只想看XXX,那请你跳着看得了,或者你自己把XXX的画面剪辑出来合到一起,跑导演评论区说这个是闹哪样?

周边?不好意思制作组做动画很忙的,真的没那闲工夫看你买了多少周边。

忘羡才是主流,制作组也不是傻瓜,人家也是有好好看过原著的,不需要你来提醒。

主角好好做,其余角色爱咋咋地,100%给主角招黑的话也好意思说出口?

还有最后那句我就不说什么了,素质可见一斑,不按你想法来做就得驾崩?你算老几?

看看整个评论区,其他人(不管是粉丝还是路人)都在鼓励、支持制作组,只有这条热评里聚集的这些忘羡粉,让人看了觉得像一群不懂事的小朋友在无理取闹。

我是真的难过,真的不希望忘羡粉带给其他人的就是这么糟糕的形象。

我热爱忘羡,但是,我帮理不帮亲。我看到了某些忘羡粉行为不当之处,我希望理智粉能够站出来发声,一起努力挽回忘羡粉在他人眼中的形象,不要让某些人又趁机盖章“忘羡粉都是xxj”“忘羡才是蟹脚”。

动画不是只做给原著粉看的,制作组也不可能只把心思花在某个角色身上。动画改编是好是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评判标准,不喜欢看没人逼你看,但请不要跑到制作组人员的评论里要求人家按你的想法来做。多点理性,才能多点和谐,不是吗?

图片内容来自晋江正版原著

羡羡大宝贝生日快乐鸭!
忘羡一生推!❤❤

【伞修】秋水无痕(二十四)

断更n天的我终于回来了

拐小安进行时



刀峰峡谷一战,无敌最俊朗大出风头,同时也被蒋游确认了他“叶秋大神”的真实身份。蒋游揣测了一番叶修此行的目的,决定先把他留在公会里当苦力用,顺便观察他的真实目的。

有了叶修这等大神的加入,霸气雄图各副本团最近可谓是畅爽无比,只要有无敌最俊朗的带领,就没有打不通的副本,各团长都争先恐后地来找无敌最俊朗预约下副本。一时间,这位突然冒出来的骑士高手在霸气雄图公会变得炙手可热。

“无敌老大?啧啧啧。”苏沐秋看着叶修屏幕上一串串的消息一边摇头一边嘲讽,“叶大大最近又收获了很多小迷弟啊,还都是霸气雄图的人,是不是很爽啊?”

“你好好练级,哥现在忙着呢。”叶修又挑了一个副本团,正在跟团长联系。苏沐秋摇摇头,只觉得心里发酸,便指挥君莫笑狠狠地揍面前的小怪,在副本里杀得鸡飞狗跳。

另一方面,由于张佳乐的出现,百花谷在最近的野图BOSS争夺中呈现出制霸的态势,毕竟哪怕是网游里的顶尖玩家,面对炫目的百花式打法依旧只能束手无策。蒋游经过再三考虑,终于下定决心,在野图BOSS北桥法师莫丹克又一次刷新后,给无敌最俊朗发出了讯息。没办法,俱乐部目前急需这个野图BOSS的爆出材料,他再疑惑叶修的目的,这种时候也不得不靠这位大神来抗衡张佳乐。

北桥两岸,十家大公会的队伍已经陆续到场,挤挤挨挨地围成一圈,虎视眈眈地望着北桥上白发苍苍手持法杖的北桥法师。

率先开始行动的依旧是张佳乐的浅花迷人,动作迅速而流畅地跃上北桥,吸引到了北桥法师的仇恨。百花谷玩家紧随其后,把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团队化,迅速击倒了对面桥头的许多人。各公会只得无计可施地看着浅花迷人在桥上潇洒地跳来跳去,收割着BOSS的血量。

蒋游急得又发消息去催,终于看到无敌最俊朗从远处走来,身后还跟着一整个副本团。

“已经被抢了先手了,怎么办?”蒋游问道。

“需要掩护,需要辅助。”叶修简短地说。

蒋游干脆新建了一个团把无敌最俊朗加进去,又问该怎么解决,得到了一句“冲上去”。蒋游无语了,这不是废话么?

叶修丢下一句“我冲了”便直接操控无敌最俊朗踏上了北桥。看到这个熟悉的骚包的ID,百花谷玩家纷纷提高警惕。会长花开堪折刚出言制止玩家冒失行动,无敌最俊朗就已经连续、快速地跳起来,转眼便抢到了半空。

张佳乐和百花谷玩家不能再置之不理了,各式各样的攻击朝那骑士落下,另一头霸气雄图的牧师也赶紧忙活起来,努力维持住无敌最俊朗的血量。可随着无敌最俊朗越跳越高,这些普通牧师玩家的援助也越来越难送到他的身上。

无敌最俊朗已经深陷险境,每前进一步生命都在下降,可他依然在跳,看得蒋游心里都有些异样。

这个一直被他们霸图视为死敌的家伙,此时表现得跟他们最敬重的队长韩文清一般无二。

叶修手下操作不停,努力维持着无敌最俊朗岌岌可危的生命。苏沐秋紧盯着叶修的屏幕,神色凝重。

他最需要的就是牧师的回复,可现在还有哪个牧师能冒着如此密集的攻击把回复点到他身上呢?

白光一闪,一道“圣治愈术”突然包住了无敌最俊朗,他那只剩一层血皮的生命瞬间拉高了一大截。

随后,一个ID小手冰凉的牧师被百花谷玩家从桥上击落。

 

多亏了那道及时雨般的圣治愈术,叶修成功缠住了张佳乐的浅花迷人,拖着他一起坠入水中。没了张佳乐的百花谷玩家仿佛失去了保护伞,被对面众公会合力打压,随后野图BOSS的争夺回到了大家最熟悉的混战场面。

蒋游还在等着无敌最俊朗回来帮霸气雄图抢下这个BOSS,不料叶修却主动跟他亮明了身份,并表示再回去的话就是去抢BOSS了。蒋游干脆关闭了对话框指挥抢BOSS,心里十分郁闷:到头来,他还是没能搞清楚这位大神混进霸气雄图公会的真实目的。

另一边,叶修和张佳乐双双上岸后交谈了片刻,得知他现在拼命帮百花谷抢BOSS是因为他想要复出但不打算回百花,多次与冠军失之交臂使他不得不决定背水一战,哪怕会为此背负骂名,为了夺冠他也心甘情愿。听着张佳乐的回答,叶修和苏沐秋颇有触动,说到底,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不论会面临多么困难的处境,都无法掐灭追求冠军的心。

道别后,张佳乐回去继续抢BOSS了,叶修找来陈果,请她以老板的身份邀请那个叫小手冰凉的牧师加入战队。

陈果操控着逐烟霞缓缓靠近争夺BOSS的战场,看到了站在一棵树后的女牧师,斟酌再三,还是主动上前打起了招呼,没想到几句话就被人直接说穿了来意。意外的是这人并不像其他霸图粉那样排斥叶修,对叶修的新战队表现出了一点兴趣。可是接下来,这人连珠炮般抛出的战队规划、入队待遇等一系列问题令陈果难以招架,在被对方怀疑是叶修的亲戚后只得把叶修推出来应对,心里产生了一种无力的感觉:这个战队,真的还有太多事情需要准备了。

那边叶修和苏沐秋开始跟小手冰凉详细分析现状,这人其实只是头脑相当清楚,把问题都说明白了也就没那么难缠了。叶修指出他目前的水平只适合打挑战赛,在此过程中磨炼技术、积累比赛经验,才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理清了所有利害关系后小手冰凉决定相信叶修,虽然这战队充满了各种未知,跟着这位大神去挑战赛走一遭也不是什么坏事。

“算上他,战队里确定加入的一共有5个人了。”苏沐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可以建个战队群了,把目前已确定的成员都加进来,顺便去招呼一下那个包子入侵吧,那家伙虽然思维跳脱了些,水平还是很不错的。”

“嗯,我这就去弄。”陈果点头应下。

有了关键的牧师,兴欣战队才算呈现出比较完整的形态,只是目前这些,还远远不够。


乱改百度百科有意思么?🙄🙄🙄🙄🙄

恭送温晁温逐流下线!大快人心!第二季现世线开启!2019不见不散!

刚好今天到货,狂吸老祖羡!ヾ(´∀`。ヾ)

老祖来了!老祖最帅!整死温狗!为您打call!【此人已疯并弃疗】

射日之征拉开序幕,温家的盒饭已经在路上了
实名制心疼被温狗打伤扔下乱葬岗的羡羡和到处找羡羡的二哥哥😭再相见便是少年一去不复返,一切都回不去了
下集预告看样子是狗男女和温逐流要领盒饭了,好希望明天就是下周六啊_(:зゝ∠)_

江家出事,羡羡失踪,汪叽要心疼死了QAQ
性格泼辣但心地善良的温情小姐姐炒鸡棒!温宁小天使炒鸡可爱!❤
下集羡羡要进乱葬岗了,聂大要带头发起射日之征了
最近的刀子真是一把接着一把,不行了我去缓缓。。。

吞刀回来了

啥也不说了同志们,直接抱头痛哭吧(っ╥╯﹏╰╥c)

深夜爬上来说一句
魔道,我与你同在
忘羡,我与你同在
我不会因为喜欢上了这部作品而感到任何羞愧,单纯的喜欢是没有错的
愿意继续看我写的文可以留下来默默支持,觉得我写魔道同人脏了您的眼可以麻溜取关
明天复更,就这么决定了

新ed要来啦!!!开心!!!( ﹡ˆoˆ﹡ )
p1emmmmmm突然想站一秒避尘×随便。。。

【忘羡】金风玉露共婵娟

七夕贺文,发晚了OTZ

主忘羡,含其他CP,请注意tag




这日,魏无羡破天荒地没有睡懒觉,寅时便从床上悄悄爬起来,用心梳洗一番,然后趴在床边静静地欣赏着爱人的睡颜。

有匪君子,照世如珠。

想起世人对含光君的评语,他不禁笑了笑:这人确如明珠般璀璨,哪怕是在睡着的时候,脸上也好似泛着一层光辉,品貌绝世,俊极雅极。

看了不知多久,蓝忘机睁开双眼,见魏无羡已穿戴整齐,不禁问道:“今日怎不多睡些时候?”魏无羡把头埋在他怀里:“今天可是七夕节,外面一定热闹得很,蓝二哥哥愿不愿意陪我下山游玩一天?”

“嗯。”蓝忘机手指轻抚过魏无羡的腰背,温存片刻后方起身穿衣梳洗。

卯时,天已大亮,几个蓝家小辈打着哈欠往云深不知处走,中间还带着一个金凌。

“总算快到了,这一晚上可真够累的。”蓝景仪一只手捶着腰,嘴里抱怨着。

金凌一脸不屑:“几只邪祟就把你们累成这样,真是……”

“好了好了。”蓝思追及时打断他,一手搭在他肩膀上,“大家都累了,得早些回去休息。”

“哟,你们回来啦。”前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带有几分戏谑的声音,随后便看到魏无羡和蓝忘机并肩走来。众小辈立即停下脚步行礼:“含光君,魏前辈。”

金凌:“你们这是……”

魏无羡把玩着手中笛子:“跟含光君下山走走,我可不喜欢整天闷在屋子里。”

“那,我们先回去了。”蓝思追道,“含光君,魏前辈,慢走。”小辈们自觉从中间让出一条路,目送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渐行渐远。

出了云深不知处,便能望见山下小镇上一片张灯结彩,与山里终年都是素雅简约的仙府相比,多了许多俗世的烟火气息。

魏无羡便是在这烟火气息中长大的,是以见到如此景象总觉得格外亲切,忍不住想要快些跑过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蓝忘机看着他那掩藏不住的兴奋,轻轻捏了捏他的手:“不急,时间充裕。”

“又被你看出来啦。”魏无羡笑了笑,作势要往他身上倚,被蓝忘机在腰上拍了一下,道:“好好走路。”

两人走到一处码头,寻了只船坐上去。船夫一见两人衣着便知是贵客,忙殷勤地倒上茶水,虽不比蓝家所用的茶叶那般名贵,却也清香好闻。蓝忘机慢悠悠地品着茶,魏无羡直接趴在船头甲板上,目光寻着水中的小鱼小虾,有时候顺手捞上来一只,看了看便放回水中,乐此不疲。

行过几里水路,便已进入彩衣镇。河边叫卖的小贩还是如当年一般熙熙攘攘,只是如今陪伴他的唯蓝忘机一人了。

他有些伤感,又立马把这种情绪从心里赶出去了。现在,还有以后,他身边有蓝湛一人,足矣。

岸边的卖酒姑娘见一位长得很是俊俏的男子在船头东张西望,不禁开口调笑了他几句,魏无羡笑着应了几声,一句“小姐姐长得也标致”刚说出口,便觉背后一凉,回头看时,蓝忘机脸上没什么表情,目光里却放出几丝冷气。

魏无羡:……忘了自家道侣是个醋坛子了,以后千万不能再招惹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一面冲蓝忘机笑笑,暗地里替自己的腰捏了把汗。

船靠岸后,魏无羡脚一沾地便紧紧粘着蓝忘机:“二哥哥我们去买些点心吧,我有点饿了。”

“嗯。”

两人沿街走着,很快从各种小摊上买了一包点心,甜的咸的甚至还有辣的,魏无羡总是自己咬一口再塞给蓝忘机一口,就这么一路吃着一路游玩,很快便到了中午。两人找了家酒馆坐下歇脚,魏无羡要了两坛酒,大口大口地喝起来。楼下有位说书人在眉飞色舞地讲述当年蓝忘机与魏无羡合力斩杀屠戮玄武的事,魏无羡留神听了几句,险些把一口酒笑喷出来。他趴在桌子上,笑得脸颊发红:“哈哈哈哈哈……这……说得也太夸张了哈哈哈哈哈哈……”

用过午膳,两人离了酒馆,魏无羡不停地拿说书人口中的话逗蓝忘机,笑着称他“英武盖世超凡绝伦”,最后蓝忘机忍无可忍,寻了个没人的窄巷把他拖进去按在墙上,封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唔……蓝湛……”魏无羡有些呼吸困难,可是摆脱不了这人极其强势地在他嘴里扫荡,直吻得他腰都软了才缓缓分开。

魏无羡喘了几口气,顺从地被蓝忘机拥入怀中,耳畔是他如擂鼓般的心跳声,一下下有力地震颤着他的耳朵。这个怀抱很坚实,还有一股很好闻的檀香味儿,魏无羡有些不舍得出来了。

“走吧,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蓝忘机放开魏无羡,又握住了他的手。

 

离天黑尚早,两人又在小镇上走了一个时辰,经过一座河边凉亭时,看到两个有些眼熟的身影正坐在凉亭内下棋。

“是晓星尘道长和宋岚道长。”蓝忘机很快认出了那两人。

“几年不见他们了,过去看看?”

“嗯。”

于是魏无羡向那边高呼一声:“小师叔!”随后快步走过去。两位道长见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便一齐起身施礼:“含光君,魏公子,幸会。”

魏无羡笑道:“小师叔,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姑苏啊?一点消息都没有。”

“只是云游路过此处,没想到果然有机会遇见二位,二位可是出来游玩?”晓星尘道。

“今日七夕佳节,故同游至此。”蓝忘机道。

“世人都说含光君对道侣至情相待,看来此言非虚,二位历尽艰辛终成眷属,也算是一段佳话。”晓星尘笑道。

“小师叔直接叫我的名就可以了,不知你们现在过得怎样?”魏无羡问道。

“我还好,只是子琛他……还是无法开口说话。我带他走了许多地方,都找不到有效的办法。”晓星尘道。宋岚转身握住他的手,轻轻摇了摇头:没关系。

魏无羡已经看出了什么,试探道:“你们这是……”

晓星尘道:“我二人,已秘密结为道侣。”

“果然如此,那我该恭喜一下二位了。”魏无羡说着便同蓝忘机一起向二人作了个揖。晓星尘笑道:“多谢二位的好意。”

“小师叔,那你们以后是要继续云游,还是找个地方定居?”

晓星尘执起宋岚的手,坚定地说:“负霜华,行世路,一同子琛,除魔歼邪,相伴终生。”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或许有一天,我累了,走不动了,就找地方停下来,静待终老。”

“如此,也好。”蓝忘机微微颔首。

“小师叔,你们接着下棋吧,我和蓝湛去别的地方看看,晚上再一起放河灯,如何?”

“好,二位慢走。”

 

几个时辰后,已是夜幕四合,街上的彩灯陆续亮起,整座小镇变得五彩斑斓,正是美景良宵。

蓝忘机与魏无羡已用过晚膳,一边散步一边欣赏沿途的景象。路上尽是些牵着手并肩而行的男女,蓝忘机看到后不禁握紧了魏无羡的手。

“蓝湛?”魏无羡感觉到了手上的力度,转头问道。

“……无事。”蓝忘机道,“我们去河边看看吧。”

这个时候,河边亦是人头攒动。两人走了好一会儿,才在人少些的地方看到了晓星尘和宋岚。

“无羡,来拿好,另一个给含光君。”晓星尘笑着招呼道。四人一起蹲下身,四盏花灯被放在水面上,轻轻一推,便闪着萤萤的光,带着四人的祈愿,随着水的波动渐渐远去。

“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只盼以后,能不要再起什么事端。”晓星尘低声说道。

“也难保以后不会再出现另一个‘金光瑶’,珍惜当下便好。”魏无羡道。

 

四人分别后,晓星尘与宋岚回客栈去了,蓝忘机和魏无羡继续在河边闲逛。走过一处没人的地方时,隐隐听到树丛后传来两个人的声音,竟是蓝思追和金凌!

魏无羡动作极轻地靠近那片树丛,听得更清楚了些。

“……我明白,你一直都在思念你的父母。”蓝思追缓缓说道,“记得我只有几岁大的时候,家里的人就全都不在了。当时我发着高烧,幸好含光君发现了我,将我带回姑苏医治,还收我为蓝氏亲眷弟子,一直悉心教导我,我才能平安成长到今天。”

“那你逢年过节的时候,有没有感到过非常思念他们?”

“以前我因为那场高烧,有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后来我想起来了,每逢过节祈福都会给他们捎上一份,算是我这个后辈的一点心意。”蓝思追拍拍金凌的后背,“现在,心里可好些了?”

“差不多吧,没那么难受了。”

蓝思追继续说:“我知你现在肩上担着整个兰陵金氏,难免压力有些大。江宗主也是从年少时便掌管了云梦江氏,他的经验你可以适当学学。再不济,我也可以想办法帮帮你,总之你尽量别把自己逼得太狠了,你并不是在孤军作战。”

“……嗯,那你以后也可以常来金麟台找我,我也希望能有个人在身边陪我说说话,比成天只能面对那些居心叵测的家伙强。”

“那我明天回去,跟含光君和魏前辈商量一下,我不能瞒着他们。”

“嗯,我等你的消息。”

……

魏无羡悄悄离开了,跟蓝忘机说了刚才听到的事,一面在心里嘀咕这俩小子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蓝忘机沉吟片刻后表示:他们自己的路,就让他们自己去走。

明月高悬,两人踏着洒满月光的路回到了客栈。魏无羡已有些乏了,蓝忘机便同他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缠绵了一会儿后,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