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

cp小梦@梦无尘
酒茨不拆不逆
全职/魔道杂食
写文使我快乐(=^▽^=)

射日之征拉开序幕,温家的盒饭已经在路上了
实名制心疼被温狗打伤扔下乱葬岗的羡羡和到处找羡羡的二哥哥😭再相见便是少年一去不复返,一切都回不去了
下集预告看样子是狗男女和温逐流要领盒饭了,好希望明天就是下周六啊_(:зゝ∠)_

江家出事,羡羡失踪,汪叽要心疼死了QAQ
性格泼辣但心地善良的温情小姐姐炒鸡棒!温宁小天使炒鸡可爱!❤
下集羡羡要进乱葬岗了,聂大要带头发起射日之征了
最近的刀子真是一把接着一把,不行了我去缓缓。。。

吞刀回来了

啥也不说了同志们,直接抱头痛哭吧(っ╥╯﹏╰╥c)

深夜爬上来说一句
魔道,我与你同在
忘羡,我与你同在
我不会因为喜欢上了这部作品而感到任何羞愧,单纯的喜欢是没有错的
愿意继续看我写的文可以留下来默默支持,觉得我写魔道同人脏了您的眼可以麻溜取关
明天复更,就这么决定了

新ed要来啦!!!开心!!!( ﹡ˆoˆ﹡ )
p1emmmmmm突然想站一秒避尘×随便。。。

【忘羡】金风玉露共婵娟

七夕贺文,发晚了OTZ

主忘羡,含其他CP,请注意tag




这日,魏无羡破天荒地没有睡懒觉,寅时便从床上悄悄爬起来,用心梳洗一番,然后趴在床边静静地欣赏着爱人的睡颜。

有匪君子,照世如珠。

想起世人对含光君的评语,他不禁笑了笑:这人确如明珠般璀璨,哪怕是在睡着的时候,脸上也好似泛着一层光辉,品貌绝世,俊极雅极。

看了不知多久,蓝忘机睁开双眼,见魏无羡已穿戴整齐,不禁问道:“今日怎不多睡些时候?”魏无羡把头埋在他怀里:“今天可是七夕节,外面一定热闹得很,蓝二哥哥愿不愿意陪我下山游玩一天?”

“嗯。”蓝忘机手指轻抚过魏无羡的腰背,温存片刻后方起身穿衣梳洗。

卯时,天已大亮,几个蓝家小辈打着哈欠往云深不知处走,中间还带着一个金凌。

“总算快到了,这一晚上可真够累的。”蓝景仪一只手捶着腰,嘴里抱怨着。

金凌一脸不屑:“几只邪祟就把你们累成这样,真是……”

“好了好了。”蓝思追及时打断他,一手搭在他肩膀上,“大家都累了,得早些回去休息。”

“哟,你们回来啦。”前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带有几分戏谑的声音,随后便看到魏无羡和蓝忘机并肩走来。众小辈立即停下脚步行礼:“含光君,魏前辈。”

金凌:“你们这是……”

魏无羡把玩着手中笛子:“跟含光君下山走走,我可不喜欢整天闷在屋子里。”

“那,我们先回去了。”蓝思追道,“含光君,魏前辈,慢走。”小辈们自觉从中间让出一条路,目送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渐行渐远。

出了云深不知处,便能望见山下小镇上一片张灯结彩,与山里终年都是素雅简约的仙府相比,多了许多俗世的烟火气息。

魏无羡便是在这烟火气息中长大的,是以见到如此景象总觉得格外亲切,忍不住想要快些跑过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蓝忘机看着他那掩藏不住的兴奋,轻轻捏了捏他的手:“不急,时间充裕。”

“又被你看出来啦。”魏无羡笑了笑,作势要往他身上倚,被蓝忘机在腰上拍了一下,道:“好好走路。”

两人走到一处码头,寻了只船坐上去。船夫一见两人衣着便知是贵客,忙殷勤地倒上茶水,虽不比蓝家所用的茶叶那般名贵,却也清香好闻。蓝忘机慢悠悠地品着茶,魏无羡直接趴在船头甲板上,目光寻着水中的小鱼小虾,有时候顺手捞上来一只,看了看便放回水中,乐此不疲。

行过几里水路,便已进入彩衣镇。河边叫卖的小贩还是如当年一般熙熙攘攘,只是如今陪伴他的唯蓝忘机一人了。

他有些伤感,又立马把这种情绪从心里赶出去了。现在,还有以后,他身边有蓝湛一人,足矣。

岸边的卖酒姑娘见一位长得很是俊俏的男子在船头东张西望,不禁开口调笑了他几句,魏无羡笑着应了几声,一句“小姐姐长得也标致”刚说出口,便觉背后一凉,回头看时,蓝忘机脸上没什么表情,目光里却放出几丝冷气。

魏无羡:……忘了自家道侣是个醋坛子了,以后千万不能再招惹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一面冲蓝忘机笑笑,暗地里替自己的腰捏了把汗。

船靠岸后,魏无羡脚一沾地便紧紧粘着蓝忘机:“二哥哥我们去买些点心吧,我有点饿了。”

“嗯。”

两人沿街走着,很快从各种小摊上买了一包点心,甜的咸的甚至还有辣的,魏无羡总是自己咬一口再塞给蓝忘机一口,就这么一路吃着一路游玩,很快便到了中午。两人找了家酒馆坐下歇脚,魏无羡要了两坛酒,大口大口地喝起来。楼下有位说书人在眉飞色舞地讲述当年蓝忘机与魏无羡合力斩杀屠戮玄武的事,魏无羡留神听了几句,险些把一口酒笑喷出来。他趴在桌子上,笑得脸颊发红:“哈哈哈哈哈……这……说得也太夸张了哈哈哈哈哈哈……”

用过午膳,两人离了酒馆,魏无羡不停地拿说书人口中的话逗蓝忘机,笑着称他“英武盖世超凡绝伦”,最后蓝忘机忍无可忍,寻了个没人的窄巷把他拖进去按在墙上,封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唔……蓝湛……”魏无羡有些呼吸困难,可是摆脱不了这人极其强势地在他嘴里扫荡,直吻得他腰都软了才缓缓分开。

魏无羡喘了几口气,顺从地被蓝忘机拥入怀中,耳畔是他如擂鼓般的心跳声,一下下有力地震颤着他的耳朵。这个怀抱很坚实,还有一股很好闻的檀香味儿,魏无羡有些不舍得出来了。

“走吧,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蓝忘机放开魏无羡,又握住了他的手。

 

离天黑尚早,两人又在小镇上走了一个时辰,经过一座河边凉亭时,看到两个有些眼熟的身影正坐在凉亭内下棋。

“是晓星尘道长和宋岚道长。”蓝忘机很快认出了那两人。

“几年不见他们了,过去看看?”

“嗯。”

于是魏无羡向那边高呼一声:“小师叔!”随后快步走过去。两位道长见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便一齐起身施礼:“含光君,魏公子,幸会。”

魏无羡笑道:“小师叔,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姑苏啊?一点消息都没有。”

“只是云游路过此处,没想到果然有机会遇见二位,二位可是出来游玩?”晓星尘道。

“今日七夕佳节,故同游至此。”蓝忘机道。

“世人都说含光君对道侣至情相待,看来此言非虚,二位历尽艰辛终成眷属,也算是一段佳话。”晓星尘笑道。

“小师叔直接叫我的名就可以了,不知你们现在过得怎样?”魏无羡问道。

“我还好,只是子琛他……还是无法开口说话。我带他走了许多地方,都找不到有效的办法。”晓星尘道。宋岚转身握住他的手,轻轻摇了摇头:没关系。

魏无羡已经看出了什么,试探道:“你们这是……”

晓星尘道:“我二人,已秘密结为道侣。”

“果然如此,那我该恭喜一下二位了。”魏无羡说着便同蓝忘机一起向二人作了个揖。晓星尘笑道:“多谢二位的好意。”

“小师叔,那你们以后是要继续云游,还是找个地方定居?”

晓星尘执起宋岚的手,坚定地说:“负霜华,行世路,一同子琛,除魔歼邪,相伴终生。”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或许有一天,我累了,走不动了,就找地方停下来,静待终老。”

“如此,也好。”蓝忘机微微颔首。

“小师叔,你们接着下棋吧,我和蓝湛去别的地方看看,晚上再一起放河灯,如何?”

“好,二位慢走。”

 

几个时辰后,已是夜幕四合,街上的彩灯陆续亮起,整座小镇变得五彩斑斓,正是美景良宵。

蓝忘机与魏无羡已用过晚膳,一边散步一边欣赏沿途的景象。路上尽是些牵着手并肩而行的男女,蓝忘机看到后不禁握紧了魏无羡的手。

“蓝湛?”魏无羡感觉到了手上的力度,转头问道。

“……无事。”蓝忘机道,“我们去河边看看吧。”

这个时候,河边亦是人头攒动。两人走了好一会儿,才在人少些的地方看到了晓星尘和宋岚。

“无羡,来拿好,另一个给含光君。”晓星尘笑着招呼道。四人一起蹲下身,四盏花灯被放在水面上,轻轻一推,便闪着萤萤的光,带着四人的祈愿,随着水的波动渐渐远去。

“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只盼以后,能不要再起什么事端。”晓星尘低声说道。

“也难保以后不会再出现另一个‘金光瑶’,珍惜当下便好。”魏无羡道。

 

四人分别后,晓星尘与宋岚回客栈去了,蓝忘机和魏无羡继续在河边闲逛。走过一处没人的地方时,隐隐听到树丛后传来两个人的声音,竟是蓝思追和金凌!

魏无羡动作极轻地靠近那片树丛,听得更清楚了些。

“……我明白,你一直都在思念你的父母。”蓝思追缓缓说道,“记得我只有几岁大的时候,家里的人就全都不在了。当时我发着高烧,幸好含光君发现了我,将我带回姑苏医治,还收我为蓝氏亲眷弟子,一直悉心教导我,我才能平安成长到今天。”

“那你逢年过节的时候,有没有感到过非常思念他们?”

“以前我因为那场高烧,有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后来我想起来了,每逢过节祈福都会给他们捎上一份,算是我这个后辈的一点心意。”蓝思追拍拍金凌的后背,“现在,心里可好些了?”

“差不多吧,没那么难受了。”

蓝思追继续说:“我知你现在肩上担着整个兰陵金氏,难免压力有些大。江宗主也是从年少时便掌管了云梦江氏,他的经验你可以适当学学。再不济,我也可以想办法帮帮你,总之你尽量别把自己逼得太狠了,你并不是在孤军作战。”

“……嗯,那你以后也可以常来金麟台找我,我也希望能有个人在身边陪我说说话,比成天只能面对那些居心叵测的家伙强。”

“那我明天回去,跟含光君和魏前辈商量一下,我不能瞒着他们。”

“嗯,我等你的消息。”

……

魏无羡悄悄离开了,跟蓝忘机说了刚才听到的事,一面在心里嘀咕这俩小子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蓝忘机沉吟片刻后表示:他们自己的路,就让他们自己去走。

明月高悬,两人踏着洒满月光的路回到了客栈。魏无羡已有些乏了,蓝忘机便同他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缠绵了一会儿后,沉沉睡去。


啊啊啊这个第八集
汪叽被打断腿好心疼(╥_╥)
羡羡被烙铁烫好心疼(╥_╥)
温晁王灵娇温逐流请原地暴毙!(`Д´*)

700fo留念!
ps:好长时间没写诗了,不工整之处望见谅OTZ

七律·秋木落
忆昔年少初见时,棋逢对手一战知。
陋室常行苦中乐,空囊不减心下思。
却邪一舞龙蛇起,千机百变虎狼息。
匆匆三载弹指去,木落何能复相依。

七律·云深归
忆昔年少初见时,夜半墙头影参差。
清冷一似玲珑玉,灼然更及火炼石。
前尘只道终无分,来世不知亦有思。
携手同归云深处,此心难得两相知。

【忘羡】云深不知愁(十)

“……蓝湛,你轻点儿啊,要被你弄断了。”

“嗯。”

“……蓝湛蓝湛,你把那只手拿开一下啊。”

……

江澄从两人房门前路过,听到里面传来清晰可闻的话语声,内心一股无名火又窜了起来:“魏无羡!你们两个能不能小点声!”

房门打开,魏无羡倚着门框看着他,身上穿戴整齐,脸色也无甚异常:“你又怎么了?”

“你们……”江澄狐疑地看着他。

“我们?玩个翻花绳而已,你又想哪儿去了?”魏无羡漫不经心地说。

“哼!”江澄一甩袖子,转身要走。魏无羡在他身后说:“江澄啊,不是我说你,金凌都长这么大了,你还没谈上亲事,可别等金凌都成亲了,你还是单身汉一个,枉费了你这天乾的好资质啊。”

江澄不语,右手紧握成拳。

“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好姑娘说合说合?”魏无羡嬉皮笑脸道。

“不——必!”江澄快步走开了。魏无羡也不恼,回去继续跟蓝忘机玩了。

 

江家的船队在日落前回到了莲花坞,金凌抱着蓝吉云站在门外迎接他们。看到父亲回来,小家伙朝他们摆动着小手,嘴里欢快地咿呀叫唤着。

“阿瑞,宝贝儿,我回来了,想不想我呀?”魏无羡笑着从金凌手里接过蓝吉云,亲了亲孩子的脸。随后又对金凌说:“这小子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嗯……除了看见什么都想拿到手里玩一玩,别的时候都很听话。”金凌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把蓝吉云的种种“劣迹”全都说出来。

蓝忘机一家在莲花坞又逗留了半个月,姑苏蓝氏要主持召开百家清谈会了,金凌已经回金麟台操持相关事务,夫夫俩觉得是时候回去了。

不知是不是这段时间在莲花坞玩得太开心,临走时,蓝吉云看着莲花坞外高墙上的九瓣莲图案,表情竟有些舍不得。

“阿瑞乖,叔祖伯父都想你了,我们先回家,以后有时间再来这里玩好不好?”魏无羡把他抱在臂弯里哄着,好一会儿才让他安静下来。

“走吧。”蓝忘机扶着魏无羡登上小船,江澄站在码头上,目送着一家三口的身影渐渐远去。

 

几天后,蓝忘机一家回到云深不知处。蓝曦臣多日不见小侄子,蓝吉云一回来就抱着他又是哄又是逗。蓝思追、蓝景仪则凑到魏无羡身边谈论起最近夜猎的新鲜事儿,并表示今年射箭比赛一定要拿第一。

“哟,志气不小。不过别家小辈这几年也是大有长进,可不能掉以轻心啊。”魏无羡笑道。

“反正这次我要赢过思追,不然我又得一个人去喂那群兔子一个月了。”蓝景仪抱着膀子,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

“嗯,好好表现,比赛结束我带你们去吃顿好的。”魏无羡笑着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下章wifi搞事预警

【伞修】秋水无痕(二十三)

心疼乐乐一秒钟。。。




这是……?

熟悉的姿态、熟悉的打法,伤害极大且目标明确,无敌最俊朗小队里的三个牧师一下子全挂了。

“来者不善,可能是一位老朋友。”叶修判断,“沐秋你到哪了?”

“离你们不远了,我也想会会他。”秋木苏已经到达战场边缘,正努力在不引人注目的前提下冲进去。

叶修的无敌最俊朗此时顶着一个70级的野图BOSS,又失去了牧师保护,情况一下子变得不容乐观,来自野图BOSS和两家公会的袭击纷纷向他招呼过来,使他不得不暂时退避,百花谷的骑士趁机接管了BOSS的仇恨。

没想到,叶修居然在孤身一人的情况下还敢用挑衅,将野图BOSS又拉了回去,刚要牵着BOSS走,那个叫“浅花迷人”的弹药师就上前阻拦。

“这小子还没完了。”叶修咕哝一声,一个冲锋朝他撞过去,他往旁边一跳,无敌最俊朗的冲锋路线也跟着一转。然而弹药师那一跳又快又高,这一冲锋还是不能够命中他。不料,无敌最俊朗举起武器,竟然也跳到了空中,向浅花迷人追去。那人笑着扔下一个手雷,手雷爆炸的火光中,无敌最俊朗一下子跳得比浅花迷人更高,扬起骑士剑朝他抽去。

“呦,英勇跳跃啊,叶大大表现不错。”旁边苏沐秋从自己的视角也看到了叶修刚刚那一下惊为天人的操作。

“你是谁?!”浅花迷人也惊得叫出来。

“无敌最俊朗!”叶修大喝一声,骑士剑抽到了浅花迷人身上,将他砸落下去,几乎要撞上朗锐的一道剑风了,浅花迷人快速开了两枪,身形扭转,躲过了这道致命攻击,然而还是被骑士精神状态下的英勇跳跃命中了,直接给斩趴在地。

“我靠!”浅花迷人大叫一声,原来无敌最俊朗一边跑,一边把朗锐的攻击引到他这边来,他连滚带爬地躲到了一边。

“副T快接!”叶修喊道,霸气雄图的骑士才如梦初醒,赶紧丢了个挑衅出去。百花谷的骑士急眼了,冲过来要跟霸气雄图的骑士对刷挑衅,不想突然冒出连串枪声,把他们打得东倒西歪。

秋木苏开着怒射和暴射,打翻了百花谷的一队骑士,然后就直接冲浅花迷人去了。

“谢了,兄弟!”叶修喊了一声,赶紧指挥着霸气雄图的人把BOSS带走。

“靠,你又是谁?”浅花迷人大叫。

“来找你切磋切磋。”苏沐秋面带微笑,手下操作却是一点也不留情,用枪体术跟他对拼起来。面对凌厉的攻势,浅花迷人手速瞬间暴涨,各式手雷以极快的速度在周围炸开,闪出一大片极其炫目的光影。

在如此高的手速下还能保证操作的质量,叶修已经完全确定,此人就是百花战队曾经的大神队长、百花缭乱的前主人张佳乐。

张佳乐的一波爆发瞬间打乱了霸气雄图的队伍,叶修叹了口气:“啧,还真麻烦,得先把他解决掉啊。”

“嗯,看我的。”苏沐秋继续跟张佳乐对拼,自己已经掉了半管血。他小心翼翼地往霸气雄图团队的方向移动,叶修已经带了几个骑士在那儿等着了。

苏沐秋手速瞬间暴起,逼得张佳乐不得不多扔了几个手雷来掩护,可是光影还未散尽,他的浅花迷人就已经不受控制地跑向一个方向。

“准备好挑衅!接力了!快点快点!”叶修的声音传来,气得张佳乐直想拍桌。

各种物理、法术攻击兜头落下,浅花迷人挂掉前,他听到叶修说了句:“我今天可不是在一个人战斗了,荣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忘羡】云深不知愁(九)

嗯,这章是金凌带娃&金凌与大舅舅的故事,有点虐,虐点低的朋友请自备纸巾。




这天,金凌独自待在莲花坞,身上还挂着一个爱笑爱闹的蓝吉云。

欧阳宗主的地盘上突然冒出来个棘手的邪祟,他解决不了,于是昨天就派人来莲花坞求援。今天一大早,江澄、魏无羡和蓝忘机就一起出门了,把蓝吉云托付给金凌暂时照料一下。

蓝吉云的性格随了魏无羡,十分顽皮好动,金凌一个不留神他就能制造出一场“惨案”,于是平日里怼天怼地的金小宗主只得寸步不离地陪着他,一举一动都格外小心,毕竟他可不会哄孩子,万一给弄哭了可就麻烦了。

好不容易喂小祖宗吃完了饭,金凌抱着他坐在宽敞的院子里,手中牵着条风筝线。看着风筝越飞越高,蓝吉云兴奋得笑个不停,金凌的思绪却随那风筝越飘越远,不禁念叨起来:

“其实,从在大梵山遇到他到现在,我心里也清楚,他真的并非我从小以为的那样十恶不赦。有些事情,他也是无可奈何。”

“而且,他一直都在保护我,食魂天女、吃人堡、义城、乱葬岗、观音庙,他一次次救我脱离险境。还有后来……”

那次夜猎,金凌不慎被困在一个迷阵里,脚上还受了伤,像只无头苍蝇般一瘸一拐地到处乱转,正因找不到出路而急躁不已,魏无羡突然出现在他身边。

他不知道魏无羡是如何在这迷阵里找到他的,那人也什么都没说,只蹲下来看了看他脚上的伤,然后说,受伤了就不要硬撑着走了,我背你出去吧。

他起初还有些不愿,那人又劝他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他才伏在了那人并不宽阔的后背上。那人一边背着他走,一边跟他讲,自己刚被江叔叔带回莲花坞的时候,江澄不愿接纳他,半夜将他从房里赶出来,他一个人在外面游荡,又怕有狗突然出现,就爬到了一棵树上,后来还是师姐提着灯笼找到了他,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了同样出来找他却摔到坑里的江澄,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师姐只好背着他、抱着江澄,在夜路里不知走了多久,才总算回到了莲花坞。

他说,从那以后,他就一直把师姐当成亲姐姐对待,有什么好东西都一定要给师姐带一份。他跟金子轩打过几次架,也是因为金子轩从前不喜欢师姐还对她出言不逊。还有,他为了保护温情一家子无辜的老弱妇孺而不得不脱离江氏,师姐大婚前还来夷陵看他,让他给未来的外甥取字。他在不夜天祭出阴虎符大开杀戒,也是因为看到最爱的师姐为他挡下致命一剑,死在他面前,他才彻底被愤怒和绝望所淹没。

他说,现在他不想奢求任何人的原谅,只希望江家唯一的后人和师姐唯一的孩子能平安度过此生。

金凌伏在他背上,默默听他讲述这些前尘旧事,心里五味杂陈,真正觉得魏无羡是可恨,亦是可怜。

魏无羡背着他出了林子,找客栈安顿下来,顾不上自己累得有些气喘吁吁,把金凌的鞋袜脱掉,又去拿了药打了热水,坐在床边仔细地为他处理伤口。

“也不知怎的,我当时就觉得眼睛发酸,然后……然后就不由自主地抱住他,还喊了他一声‘大舅舅’。”

“那是我第一次用那个称呼叫他。”

“他轻轻拍着我的肩膀,告诉我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然我父母在泉下也难安心。我答应他了。”

金凌自顾自地说了半天,才低头一看,小家伙已经在他怀中睡着了,只得轻声叹了口气,把风筝收回来,抱着蓝吉云回屋了。

时间会流逝,唯有真情能够深入人心,且历久弥新。

【伞修】秋水无痕(二十二)

*回来填一下伞修的坑,以后除了百粉千粉回馈,都是伞修和忘羡交替更新。



陈果最近总觉得眼睛有些疼。

包厢内,趁她下楼一会儿的工夫,苏沐秋和叶修又腻歪到了一起,又是牵手又是咬耳朵。陈果回到包厢的时候正好看见苏沐秋往叶修侧脸上“吧唧”一口,还顺手拿起叶修的水杯喝了口水。

越来越没眼看了。

陈果腹诽着,揉了揉有些抽痛的双眼。

其实她原本已经习惯了这两人的关系亲密,毕竟是打从少年时期就认识了,又一起在苦日子里打拼了好几年,彼此间行为举止比旁人亲密一些也是再正常不过,只是这两人最近的表现似乎已经超出了正常的朋友范畴。

她还不知道,这两人连床都上过了,更何况是那点调情?

“你注意点啊,老板看着呢。”叶修推了推苏沐秋。苏沐秋笑呵呵地说:“知道知道,她看着也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你的男神形象啊苏大大。”

“也没规定男神就不准谈恋爱啊。”

“去去去,油嘴滑舌。”

苏沐秋打怪打得三心二意,总是忍不住去撩拨叶修。叶修忍着苏沐秋的骚扰给君莫笑练级,终于在打完一只小怪后,君莫笑升到了55级。

“总算不用再打野怪了。”叶修伸了个懒腰,“接下来给君莫笑练级的活儿就交给你啦,好好养你儿子吧苏大大。”

“那你呢?”

叶修起身去翻抽屉,翻出来一叠账号卡,这些都是之前宏泰网吧老板来踢场子输给陈果的。他从中挑出一张骑士角色的卡,插卡登陆:“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登陆完毕后,一看角色面板,苏沐秋直接笑喷出来。

“不错不错,名字挺适合你的。”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不住地拍叶修后背,笑得停不下来。

叶修凝视着那个ID:无敌最俊朗,内心也有些无语,也不知是谁,起了个这么骚包的名字。不过他到底是经历了许多大风大浪的人,一个名字而已,不足以让他产生什么情绪波动。他简单看了看角色属性和装备,随后从QQ好友里找到斩楼兰,点开了对话框。

楼冠宁相当重视叶修的需求。听说大神是来询问霸气雄图直属及附属公会的信息,很快便给了他详细的答复。叶修扫了眼那串公会名,选定了一个叫“灭天公会”的附属公会,申请加入。

“我说,你要用骑士的话,我这里有张装备更好的,你要不要也拿去用?”苏沐秋建议道,出于部分私心他实在有些不忍直视那个骚包的ID和那身破破烂烂还不全的装备。

“不用了,这个就行,当卧底要低调一点。”叶修一本正经地说,全然忽视了他的这个角色ID根本就是低调的反义词,“不过我得借你点金币用用,这小号装备都不全,没法混啊。”

苏沐秋哭笑不得,操纵秋木苏找到了无敌最俊朗,给了他几千金币。其实他本来想多给点的,只是叶修执意说不需要太多,能凑够一套装备就行。

无敌最俊朗顺利加入了灭天公会,会长灭天尊看了看他那身寒碜的装备,便把他分配给一个ID叫辛露的姑娘带着下本去了。

“啧啧啧,我预感有人要倒霉了。”苏沐秋老神在在地说。

果不其然,那天晚上在副本里,叶修这个嚣张无比的ID加上他在旁人眼里嚣张无比的态度搞得被辛露请来当团队MT的公会首席MT脆豆十分火大,可在下第二次副本的时候叶修所展现出的强悍的技术又令人不得不佩服,脆豆一气之下闹着要退会,灭天尊为了安抚双方,只得把无敌最俊朗推荐给了霸气雄图总会长蒋游。

在蒋游的安排下,那天晚上的闹剧总算以无敌最俊朗被提拔进了霸气雄图四分会告终。退出旧公会得过五天才能加入其他公会,于是叶修和霸气雄图四分会的人约好五天后一起下副本。

“我说,我要是现在去告诉老韩你混进他家公会里搞事,他会是什么反应?”苏沐秋开玩笑地说。

无敌最俊朗加入霸气雄图四分会后更是闹得风生水起,先是带领团队成功打通了百人副本空中陵墓,又在竞技场极其没下限地虐了把菜,并且又一次引起了总会长蒋游的注意。

“呦,请你去帮忙抢BOSS啊?”苏沐秋饶有兴致地凑在边上看着。

“嗯,刀峰峡谷的刀峰剑客朗锐。”叶修点点头说。

“等着,我也过去看看。”苏沐秋即刻便操控君莫笑往刀峰峡谷赶去。

刀峰峡谷深处,霸气雄图本部加上四个分会的成员已经集合,另外还有百花谷和轮回公会的人在虎视眈眈。

叶修的无敌最俊朗大大咧咧地往游峰电身边一站,也不管身后和对面的人都纷纷侧目,直接问了句:“BOSS呢?”蒋游这才发现他居然跟自己并排走出来了,一时有些难堪。三界六道质疑起这人的身份,怀疑他是霸图战队的职业选手,叶修只说自己是“路过的一高手”,苏沐秋在旁边翻了个白眼。

接下来,叶修就操控无敌最俊朗一路小跑着去找BOSS了。

“干什么?”百花谷和轮回公会的人瞬间提高了警惕。

刀峰剑客朗锐,性格十分易怒,所以对于能制造大量仇恨的骑士,各公会都是重点防备的。

结果叶修却说:“没关系的,我只是随便看看。”

百花谷和轮回的人不吃他这一套,立即派人将无敌最俊朗拦住了。叶修无奈:“不是吧?看看都不行?”

“你想怎么看?”有人问道。

叶修不答,突然连串的操作下去,躲开了向他袭来的轰炸和法术。战火瞬间点燃,场面一下子变得十分混乱。叶修的无敌最俊朗却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眼前的玩家们厮杀。

蒋游悄悄溜过来,指示无敌最俊朗去偷BOSS,他负责派人掩护,于是三家派去偷BOSS的人就撞上了。叶修趁三个骑士抢着放挑衅结果技能覆盖,一边笑着一边踏进了BOSS的仇恨范围。

无敌最俊朗的攻击落在了BOSS身上。与此同时,百花谷的队伍里突然跳出一人,手枪狂射,手雷乱丢,瞬间制造出了大片光影……


在LOF上买的,刚刚到货,狂吸ing(づ ̄ ³ ̄)づ

【忘羡】云深不知愁(八)

*本章轻微玻璃渣

莲叶田田,碧波荡漾,环绕着莲花坞气派的楼宇。

魏无羡跟在江澄身边,走过漫长的九曲回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着。

“江澄……”魏无羡想起了什么,欲言又止。

“有事就说。”

“我想带阿瑞,去祠堂看看江叔叔他们。”

江澄脚步顿了一下,道:“随意。”

江澄回去处理宗务了,魏无羡抱着蓝吉云,与蓝忘机、金凌一起走进了江家祠堂。他把孩子放到蓝忘机怀中,然后在江枫眠和虞夫人的灵位前恭恭敬敬地上了三炷香,又跪下来叩了三个头。金凌也跟着跪下,向二人灵位叩拜。

“江叔叔,虞夫人,打扰你们了。”

“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这次回来,就带他来给你们见一见。”

“我现在,过得很平静,也很满足。”

“你们对我的恩情,我会永远铭记于心。等阿瑞懂事了,我也会讲给他听。”

“金凌现在也越来越有宗主的风范了,师姐在天有灵,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江澄……还是老样子,不过他现在对我们的态度,已经比之前好多了。”魏无羡说着,不禁想到了上次他和蓝忘机在这里跟江澄发生口角,还打了一架。

“以后每年夏天,莲花盛放的时候,我都会回来住一段时间,看看你们,看看这个我年少时无忧无虑生活的地方。”

他又认真拜了几拜,才站起身,对蓝忘机说:“我们去别的地方走走吧。”蓝忘机应道:“嗯。”

 

水里鱼群悠游,被驶来的一叶扁舟惊得四下散去。

蓝忘机撑着船桨,魏无羡抱着孩子坐在船篷内,将一朵刚采下的荷花给他把玩,一边给他讲着自己年少时的趣事。

“……那时候,我每天都爱在这片湖上玩耍,有时还会带上江澄和几个小师弟。只要虞夫人不在家,我们能从早上一直玩到天黑,虽然虞夫人回来还是免不了要训我们一顿……”

“看那边的石桥,我们以前经常在那儿比赛射风筝,我基本都是第一。”

听到魏无羡吹嘘自己,蓝忘机有些忍俊不禁,用拳头轻掩了下嘴唇。

“阿瑞,等你再长大一些,我可以带你来玩玩我小时候玩过的那些,可好玩了,愿不愿意呀?”

蓝吉云把荷花放到魏无羡鬓边,咯咯笑了几声。魏无羡往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别闹。”耳边却传来一声轻笑。他转过头,刚好看到蓝忘机嘴角的一抹微笑。

“蓝二哥哥,你也笑话我。”他假装生气道。

“嗯,好看。”蓝忘机柔声说。

魏无羡脸上一阵发热,不敢再去看蓝忘机。又想想从前的自己,果然长得好看又会撩的男人容易让人把持不住。

随后,一家三口在莲花坞附近的一处小镇上逛了一下午。晚上回到莲花坞,蓝吉云手里多了一盏玩具手提灯,造型像只燕子。他很喜欢这个玩具,提着它欢快地跑在前面。

月光落满庭院,一如二十年前。

【忘羡】泛舟

*600fo点文 @梦无尘  @钩辀云木/每天都好困 。最近开始上班了所以综合你们两个的要求写成了一篇


蓝色剑光迅速闪过,准确地刺中那巨蝎的要害,它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灵剑听从主人的召唤自动归鞘。不远处,一位黑衣男子坐在石上,朗声笑道:“干脆利落,不愧是含光君!”

蓝忘机收好佩剑,转身向那黑衣男子走过去,道:“下山吧。”

那人轻笑一声,起身往下一跳,径直扑进了蓝忘机怀中。

“……魏婴。”

魏无羡听后抱得更紧了:“蓝二哥哥不喜欢我这样抱着你吗?”

蓝忘机叹了口气:“先回客栈。”语调里含着几分宠溺。

二人暂住在一个普通的小镇上,魏无羡依旧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无辣不欢,蓝忘机在旁边一口一口细嚼慢咽地陪他一起吃。酒足饭饱后,两人牵着手出去散步消食,魏无羡玩得兴起了便从腰间取出陈情吹奏一曲小调。直至夜深,两人才一同回房,沐浴洗漱,然后抱在一起躺到床上。魏无羡窝在蓝忘机怀里,没完没了地说悄悄话,说着说着便犯起困来,蓝忘机就教他躺平,在他额前落下一吻,自己也慢慢地进入梦乡。

次日清晨,两人早早启程。魏无羡坐在驴背上,东瞧瞧西看看。离了小镇往前走几里路便是一个岔路口,魏无羡信手指了一条,蓝忘机牵着小苹果向那条路走去。

说来奇怪,两人走了好几个时辰,刚开始路边还有几户人家,可很快就变得荒无人烟,连个飞禽走兽的影子都见不着。

两人都发觉有些不对。蓝忘机刚想问魏无羡是否要另择路径,便听他喊道:“蓝湛,你瞧,前面是不是有个湖?”

走近些看时,果然是片大湖。湖面十分奇特,平静得没有一丝波纹,且天上是晴空万里,湖中却映满了白云,还有湖边的一艘小船,刚好能坐下两人,这样一个无人居住的地方,不知是谁放在那儿的。

魏无羡从驴背上跳下来,走到小船旁边仔细查看一番,确认没有危险后,便向蓝忘机招手:“蓝湛,来乘船去湖中游玩一遭,如何?”蓝忘机颔首:“好。”

两人一同登上小船,蓝忘机盘腿坐在一端,魏无羡直接在另一端躺下。小船被解下绳索后便开始在湖上缓缓漂动。魏无羡手指轻轻拨动湖水,水面总是很快便恢复平静,映着那些不变的云影。

“也不知这水里究竟是有什么古怪……”他话还没说完,便感到眼皮发沉,不多时便躺在船上睡去。

 

等他醒来时,看到蓝忘机依旧在闭眼打坐,周围的景象却已大变。

“这是……”

原先映在水里的云彩现在全都飘在他们身边,湖面上有什么像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那些星光也陆续飘起来,竟化成了一群蝴蝶,在云彩中飞舞、穿梭。

有一只蝴蝶落在魏无羡手上,翅膀缓缓开合,似乎一点也不怕人。

“这种蝴蝶……我倒从未见过。”他喃喃着。

“因为,它们只存在于梦中。”

蓝忘机睁开双眼,说道。

魏无羡回过头去看他,他继续说:“此处,名为云镜湖,亦称‘梦蝶湖’。”

“蓝湛,你是如何得知?”魏无羡好奇地凑到他身边。

“藏书阁内,有些许记载。”蓝忘机娓娓道来,“蓝氏曾有一位先祖,性情不羁,爱好游山玩水。他的手记里有一段,便是他偶然来到此处,发现了这个不同寻常的湖泊。”

“魏婴,你可知‘庄周梦蝶’之典故?”

“明白了。”魏婴笑道,“我们在梦里见到了这些蝴蝶,同时也意味着,我们在它们的梦里。”

“嗯。”蓝忘机颔首,将魏无羡揽入怀中。漫天飞舞的蝴蝶渐渐排成了两列,环绕在他们身边。

“它们这是……”魏无羡有些疑惑。蓝忘机在他脸上吻了一下,道:“它们应当已经知晓你我的关系。”魏无羡脸上顿时微微涨红,却依旧直视着蓝忘机炽热的目光。

他想,他已经不舍得离开这个梦了。

呼吸交缠间,四片薄唇已经紧紧贴合在一起。

 

 

 

 

 

 

 

 

 

 

 

 

 

 

 

 

 

 

 






魏无羡的衣衫滑落大半,皮肤上浮起一层晶亮的汗珠。蓝忘机手指摩挲着他光滑的脊背,一面品尝着两颗甜美的果实。

“蓝湛……”魏无羡双眼发红,轻声呢喃着,“想要你……”

“如你所愿。”蓝忘机说着,便让小兄弟来到秘境入口,缓缓探入。到了秘境深处,便开始有节奏地活动起来。

“蓝湛你……力气好大……啊……”魏无羡张大嘴喘着气,尝试调整姿势。小船在二人的动作下不停地摇晃着。

“魏婴……”蓝忘机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在他耳边唤着,“羡羡……”

“你……”魏无羡被那个称呼惊得当场愣住了,脸已经涨得通红。

这么亲昵的称呼,从前只有把他当亲弟弟疼爱的师姐在开玩笑的时候叫过。

“怎么?不喜欢?”蓝忘机看着他的表情,停下来问道。

“没……没有。”魏无羡意识到自己走神了,便又补充了一句:“蓝湛啊蓝湛,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蓝忘机笑而不答,又将他按在船上,继续……

蝴蝶入春梦,亦是春梦有蝴蝶。是真是幻,自由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