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

cp小梦@梦无尘
酒茨不拆不逆
全职/魔道杂食
写文使我快乐(=^▽^=)

【酒茨】螟蛉子

*长,一发完

*OOC预警

*结局是BE还是HE由各位看官自定



1.

意外,亦是惊喜。

酒吞童子正于鬼王殿内召集众部下议事,一妖仆自后殿急匆匆赶来,面带喜色,径直走向殿中王座上。众妖鬼一时皆陷入沉寂,只见那妖仆以手掩口,在鬼王耳边言语几句。

“果真?”酒吞转过脸,紫眸里似有光芒闪烁。

“老医师惠比寿亲口所言,错不了的。”

“本大爷稍后便回寝宫,你先回去,好生伺候着。”

妖仆应声退下。酒吞环视着座下众妖鬼,站起身来,缓缓开口,宣布了刚刚传来的喜讯。

茨木童子,鬼王至爱的鬼后,已经身怀六甲。

无数妖鬼都还记得,数月之前,一场空前盛大的婚礼,鬼王酒吞童子与罗生门之鬼茨木童子结为终生伴侣。两大妖相随几百年,终于有了个圆满的结果,一时成了妖鬼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成婚前,酒吞曾开玩笑地同茨木说如果以后他们有了孩子,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不料婚后几个月,当初的玩笑话竟已成为现实。

当晚,茨木窝在酒吞怀里,兴奋得睡不着。这直脑筋的大妖伴着鬼王酒吞童子过了几百年的二人世界,如今即将拥有属于他们的孩子,自是难掩心中激动,甚至把平常用来吹捧酒吞的那些话都加诸在他们未出世的孩子身上。酒吞熟知他的心性,一只手探入茨木蓬松的白发中轻轻揉捏着,嘴角带着一抹笑意,注视着怀里还在喋喋不休的爱人。

此刻,长夜寂然,岁月静好。

夜渐深,鬼王不觉有些乏了,拍拍茨木后背,提醒他怀了身孕要多注意休息,茨木也是一如既往地温顺依从,不多时便已入睡。酒吞满意地笑了笑,在茨木眉心落下浅浅一吻。

 

随后的日子里,为了让茨木专心养胎,酒吞独自承担起了管理大江山的责任。茨木忍不住想要替他分担一些事务,被他揽进怀里一边撸着大白毛一边哄,言说这些本就是他作为鬼王的分内之事,只是从前自己过得太散漫才让茨木一直替他辛苦着,如今茨木已有身孕,身体本就有所消耗,不宜再为此等杂事操劳费心。好说歹说一番,终是把茨木劝回寝殿待着了。

于是,二人的生活变成了酒吞每天早起处理大江山事务,而后回到寝殿陪茨木用午膳,下午酒吞带茨木出门散心,二人玩够了回来共进晚餐,甜蜜的生活让大江山众妖纷纷暗道羡煞旁人。

也只有一直协助酒吞管理大江山的星熊童子知道,当今的时局对他们的鬼王有多艰难。酒吞对茨木照料得十分细致,外面的动荡总是尽力不让他听到,一切由自己去处理。

远古邪神八岐大蛇意图复出,阴阳两界逐渐陷入混乱,大江山的妖怪受此影响也变得躁动不安。酒吞每日殚精竭虑,想方设法安抚部众以免发生大规模动乱。近日又出现了几处阴界裂缝,大量不详阴气侵染着平安世界。作为妖鬼们重要聚集地的大江山,危机与日俱增。

茨木发觉酒吞近日回来得有些晚,脸上总是带着几丝疲惫,不免有几分担忧。酒吞除了安慰他让他静心养胎,别的也不多说。时光飞逝,茨木已怀胎十月有余,不出两月便要生产,二人盼了这孩子许久,到此关头自是尽力避免各种差池,保护孩子平安降生。

 

2.

这天晚膳过后,酒吞半躺在床上,将茨木环抱怀中,一只手搭在茨木圆鼓鼓的小腹上,感受着里面小生命的活动。良久,他缓缓开口:

“茨木……”

“嗯?”

“明天……本大爷得出趟远门。有些事情,需要尽快处理。”他不敢看茨木,略显苍白的脸紧贴着茨木的白发。

茨木笑笑:“挚友为鬼王,需要做什么只管去做。吾只关心一句,挚友何时回来?能否……”他顿了顿,手指摩挲着肚皮,又道,“能否赶在孩子降生之前?”

酒吞心下了然,这是茨木第一次面临生产,难免有些恐慌,自然迫切地希望自己能陪伴他度过这艰难的一关。他握着茨木的手,郑重地应了一句:“好。”

“本大爷在外面的这段时间会一直与你保持联系,你在家好生安胎便可,本大爷一定尽快回来,与你一起迎接孩子的诞生。”

“嗯,路上多加小心。”

 

“没想到鬼王大人竟然会亲自出面相助。”身穿狩衣的阴阳师摇动手中折扇,目光紧紧注视着坐在对面的红发鬼王。

“本大爷只是不希望大江山发生动乱影响到茨木的身体。”酒吞直截了当地说,“现在情况如何?”

“在下刚刚从冥界寻得草薙剑的碎片,八百比丘尼还在八岐大蛇身边,接下来我们不可避免要与他们一战了,必须要击败他们,然后封印阴界之门,恢复阴阳两界的秩序。”晴明严肃地说。

“本大爷没记错的话,那个女人是不老不死之身吧?”酒吞开始思索,“这世上可有什么能击倒她这不老不死之身?”

“她曾经说过,要我终结她的生命。或许……是命中注定吧。”晴明叹了口气,“我自会去想办法。只是八岐大蛇引来的那些恶鬼……平安京如今已没有多少防御力量了,鬼王大人可否……”

“没问题。”酒吞拍拍身后的鬼葫芦,“本大爷一定送他们到他们该去的地方。事不宜迟,本大爷先行一步。”

“保重。”

 

3.

酒吞不在大江山的这些日子,星熊童子忙里忙外,一面要控制好大江山的秩序,一面要替酒吞照看茨木。每天累得腰酸背疼的星熊童子现在开始怀念起那个有些凶巴巴的顶头上司来,自从他来到大江山还从未承担过如此繁多、如此艰巨的任务。即将临盆的茨木目前是不可能帮他分担事务减轻压力了,他只好日夜祈求鬼王大人早日归来,让他回到之前在两大妖身边当副手的轻快生活。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几乎要累瘫的星熊童子终于等来了鬼王已经启程返回大江山的消息。八百比丘尼最终被晴明和博雅联手击败,还未完全恢复力量的八岐大蛇随后亦被晴明等人制服,晴明将其再次封印并令其永远沉睡,阴阳两界的秩序得到初步恢复。

得知思念多日的爱人即将归来,茨木兴奋得早早便起了床,穿好衣服在鬼寨大门外等候着。随后星熊急急忙忙给他送了早饭过来,劝他先回宫休息,未果,只好陪他一起等候着。

日头渐高,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视线的远方。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茨木迎上前去,向着他多日未见的爱人。

山间小路上,一红一白两个身影紧紧抱在一起,难舍难分。

“挚友……”茨木毛茸茸的脑袋靠在酒吞颈窝处,多日的思念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没事了,本大爷回来了,回到你身边了。”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茨木的白发,酒吞在他耳畔轻声说。茨木脸上微微泛红,腹中的孩子似是感知到了他的情绪,悄悄活动起拳脚来。

“呃……”茨木不禁轻轻叫了一声,手落在小腹上。见此情形酒吞心下又多出了几分对眼前人的怜爱:他的鬼后,即将为他诞下有着他们血脉的孩子。于是捧起茨木的脸,吻了上去,感受到了几丝凉意。

“出来多久了?本大爷现在陪你回寝宫,别受了风寒。”

茨木笑笑,任由酒吞搂着他,向他们的鬼寨走去。

树影里有什么动了动。

极其短暂的一瞬,茨木没走出几步便感觉到了身后的异动。说不清那是什么,只是本能地把酒吞推向一边。

“茨木!”酒吞惊叫着转身,看到的一幕令他全身触电般猛地一颤,头脑变成一片空白。

一柄长约二尺、周身泛着蓝黑色幽光的利刃,不偏不倚地从茨木后腰没入他的身体,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红了茨木的衣衫。他双眼微阖,缓缓倒了下去。

酒吞感到心脏狠狠地抽痛了一下,飞身冲过去抱起茨木。茨木已经陷入昏迷,面无血色,呼吸急促,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再看看那一刀的位置,酒吞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甚至仿佛听不到周围众妖鬼的喧嚣,哑着嗓子一声声唤着他的爱人。

“胆敢刺杀鬼王!有种就站出来打一场!”星熊怒喝着追过去,可刚刚行刺的人显然已经远远逃开了。“孬种!”星熊愤恨地咬牙骂了一声,回过头便看到酒吞已经把茨木打横抱起,同时向他吩咐:“快去把医师都找来!快!”

 

   4.

       鬼王寝殿,平日清净得不能再清净的地方,此时人声鼎沸、灯火通明,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

       茨木的伤势十分棘手,那一刀从后贯穿了他的身体,直接伤及他腹中的孩子,大团血渍在他身下蔓延。知道孩子保不住了,酒吞没再说什么,只叮嘱惠比寿等几位医师务必要救回茨木。

       漫长的等待中,酒吞一言未发,旁边星熊等人也不敢开口说什么,屋里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不知过了多久,才有几个妖仆出来向酒吞报告:孩子已经从茨木体内取出,是个男孩。茨木仍在昏迷,伤口已经得到有效控制。酒吞挥了挥手,妖仆们点着头退下,按照事先酒吞的吩咐,将孩子埋在了寝殿附近的一棵树下。

       月亮悄然升起。惠比寿等人处理好茨木的伤口,出去告诉酒吞:茨木已经脱离危险,用不了多久伤口便会愈合。话未说完酒吞便已急不可耐地冲进去陪着茨木了,惠比寿看了一眼鬼王的背影,叹了口气。

       喧闹了一天的寝殿此时复归于宁静。茨木躺在床上,双眼紧闭,面无血色,眉心微微蹙起,睡得不太安稳。酒吞缓缓卧在他身边,听着爱人轻轻的呼吸声,悬了半天的心才算放下来。这短暂而又漫长的半天里,茨木经历了多少苦痛,他不敢去想;茨木醒来后知道孩子已经没了,会多么地伤心难过,他也不愿去想。只把茨木紧紧拥在怀里,默默感受着他的气息,忍下心口的钝痛,悄悄吻上茨木的脸颊。脑海里不禁回想起那一刻,茨木用力将他推开。关键时刻,茨木的第一反应,依旧是保护他……

       如果,自己能比茨木更快一步作出反应,他想,哪怕是让自己替茨木挨那一刀,那样的话,茨木和孩子现在都会好好的……

       “茨木,没能保护好你和孩子,对不起……”酒吞闭上眼睛,喃喃着,握住了茨木的手。

 

5.

       时气渐暖,不过一月,大江山下已是花海连片。粉白的桃花樱花齐齐绽放,美不胜收。

       卧床一月的茨木此时却无心欣赏美景。事实上,自他一个月前从昏迷中醒来,便性情大变。平日里总是恹恹的,话不肯多说,食欲也不怎么好。酒吞专门命人每天给茨木做补养身体的膳食,自己也尽可能多地陪在茨木身边,却依旧无法改善茨木的情绪。

       原因很简单,惠比寿后来告诉了他们:茨木的身体受损严重,以后不会再有子嗣了。这对茨木无疑是一场巨大的打击,甚至令他有些懊悔:孩子没了,因为自己关键时刻的一点疏忽……

       酒吞不忍看茨木日日自责和愧悔,便鼓励他多出去散散心。希望时间的流逝,能冲淡茨木心头的伤痛。

       这天,酒吞下山一趟,为了寻些东西哄茨木开心。临走前吩咐星熊好好照看茨木。

       酒吞回到寝殿时,天色已黑。守在殿外的星熊童子告诉他茨木正在房里休息,说话时却不敢抬头看他。酒吞心底多了几丝疑影,却不多问,只悄悄走进殿内。

       走到茨木所在的房间门外,里面飘出几句细语,酒吞听出是茨木的声音,低声地、断断续续地念叨着“吾的孩子……吾想你”。

       茨木……你还是放不下我们的孩子吗?酒吞心下一酸,轻轻推开门走进去。

       茨木背对着他坐在床上,蓬松的白发披在背后,似乎并未察觉到有人进来,口里仍在念叨着“吾的孩子”。酒吞再走近一点,看到的情景惊得他登时呆住了。

       茨木的怀里,赫然抱着一个孩子……

 

       跌跌撞撞从寝殿出来,倚着院里的大树缓缓坐下,酒吞心里始终无法平静。抬手从鬼葫芦里取出酒盏,狠狠给自己灌了几大口神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考虑这个事实。

       那孩子不可能与他和茨木有半分血缘关系,这点非常明确。可茨木现在正抱着他,像抱着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为什么……自己只不过出去了一天,却出现了这么个难以解决的情况……

       “星熊。”他唤道,“过来,给本大爷解释清楚。”

       星熊童子战战兢兢地走过来,咽了咽口水,随后从头到尾讲起了今天的事:茨木出门散步,他带上几个弟兄紧紧跟着;茨木在山林中依稀听到有孩啼声,然后就魔怔了一样,口中直念叨着“吾的孩子”跑进了重重树影;茨木没过多久就回来了,手上抱着一个看上去还未满月的孩子……

       酒吞沉默了。

       茨木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以后也无法再生育,这让他的情绪变得十分脆弱敏感。偏偏这时候,他遇到了一个还未满月便遭遗弃的孩子,触发了他的心病,于是恍惚中,他把这个被遗弃的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或许,还不只是这些……

       被遗弃的孩子……

       他自己,还有茨木,也曾经是“被遗弃的孩子”啊!

       那现在,自己该怎么做?

       找机会把那孩子偷偷扔掉?那样茨木一定会发疯;做点手脚让那个孩子死去?那样茨木一定会悲痛欲绝。酒吞很是纠结,他不想让茨木难过,但他亦不愿接受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做他的继承人。

       可是……酒吞又想到,自己已与茨木情定终生,亲口承诺永不辜负,往后不会再沾染旁人。他不愿违反与茨木的诺言,便意味着他以后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是天意吗?他露出一丝苦笑。亲生孩子没了,茨木又抱回来一个不知是谁生下的野孩子……命运,为何要这般捉弄他们?

       “茨木……你说,本大爷该怎么做才好?”望着那还亮着光的窗口,酒吞叹了口气。

 

   6.

       没过几天,大江山鬼后收养了个野孩子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大江山。妖鬼们一时哗然,众说纷纭,大多都对茨木的这一行为表示不满,认为这有损于鬼王的声威。

       酒吞童子现在头很痛,鬼王殿里众妖鬼争执不休,自己又一时拿不出能合理解决问题的方案,只能捂着脑袋倚在王座上,任下面吵吵闹闹。这时忽听得有只妖高声提议: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不如请鬼后出来亲口给个说法,大家再行商议。

       酒吞皱了皱眉。他是不愿茨木被外界言论打扰的,因此他把茨木关在寝殿并严禁外人闯入。茨木情绪不稳定,他不想再有意外发生。可现在,茨木不站出来表态,大家继续争吵下去,最后依然解决不了问题。思来想去,随后传令给星熊,让他马上带茨木来鬼王殿。

 

       茨木抱着孩子走进鬼王殿那一刻,各种争辩声戛然而止,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他和他怀中的孩子。茨木身形有些单薄,长长的白色纱衣拖到地上,怀里的孩子不时发出些咿咿呀呀的叫声。他丝毫不理会周围复杂的目光,径直走到酒吞身边。

       “茨木。”酒吞轻抚茨木的脸颊,缓缓开口,“你是要替本大爷收养这个孩子吗?”

       “挚友,这是吾的孩子,吾的一切都是挚友你的。”茨木目光灼灼,笑着答道。

       不等酒吞回应,底下便有一个声音嚷道:“鬼后,您大概是弄错了吧?不知从哪抱回来一个孩子,就要鬼王大人做他的父亲、我们的少主人?”

       茨木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不禁偏过头避开酒吞的目光。

       又一只妖在下面说:“鬼后,鬼王大人待您不薄,您也一向尊崇鬼王大人。这以后要是传出去,大江山的鬼王鬼后养了个野孩子,这可不利于您二位的声誉啊,请鬼后三思。”

       “请鬼后三思!”

       “请鬼后以大局为重!”

       下面又乱作一团,酒吞心里暗道不好,立即把视线转向茨木。茨木两眼失神,脸上混杂着不解、惊恐,还有愤怒,口里念叨着:“不……这是吾的孩子……吾的孩子……不……不要……”

       “茨木。”酒吞俯下身,双手捧起茨木的脸,两行清泪从那双金眸中簌簌流下。

“吾的孩子……吾的孩子……”

       酒吞还想说什么安慰他,只觉周围的妖力波动骤然加剧,伴随着一阵地动山摇,巨大的紫黑色鬼手拔地而起,众妖鬼无不惊叫着四下躲避。

       “茨木!”酒吞高声叫道。可茨木已经抱着孩子大步跑出去了。酒吞来不及多想,带着星熊等一众部下急忙追过去。

       茨木抱着孩子,在曲折的山路上左拐右拐。酒吞紧紧跟在后面,努力不让茨木离开自己的视线。前面豁然开朗,却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悬崖。茨木停下脚步,看了看怀中还在摆动着小胳膊小手的孩子,又望了望身后追来的酒吞等人,心下一横。

       “茨木!”

看着最心爱的人仰面坠下悬崖,酒吞想也不想便纵起妖力跃身而下,追到茨木身边,双臂一锁,携着他和那孩子带起一阵妖风,直奔寝殿而去……

       

       入夜,酒吞坐在茨木房门外,一个人默默地饮酒,听着屋内茨木的絮语。茨木一回来便关上房门,抱着孩子躲在房里不愿见他。酒吞心里一团乱麻,也不去扰他,就那么一个人枯坐着,直到天黑。

       良久,他才终于放下酒盏,经过漫长的思考,心里渐渐清楚了:不论如何,他与茨木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悄悄推开门,看到茨木抱着孩子缩在床角,酒吞心里泛起一阵酸楚,于是上床坐到茨木身边,一条胳膊从后面搂住他的肩膀,在他耳畔低声说:“还记得吗?当初本大爷立你为后,承诺给你一世平安幸福。你是我最在意的人,无论何时,我都不会忽视你、抛弃你。只要是为了我们的幸福,我愿意付出一切。”

       听了这番话,茨木的情绪似是缓和了些,还往酒吞身上靠了靠。

       酒吞继续说:“我知道,失去孩子令你无比痛苦,我也是。你一直郁郁寡欢,胃口也不好。我担心你,却无法帮你走出这片阴影。如果,这孩子能填补你内心的伤口,让你不再孤单、寂寞,那么,就像你今天对我说过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孩子,我自会与你一起抚养,好吗?”

       “挚友……你真的愿意……你不是在哄骗吾?”

       “傻瓜。”酒吞笑了,“来,让我抱一抱孩子。”

       茨木顺从地把孩子递给酒吞,酒吞仔细地抱着孩子,略微端详:这孩子皮肤白白嫩嫩,眼睫毛长长的,模样十分可爱,头顶一小撮胎发却是银灰色的,有些特别。

       “唔,很可爱的小家伙呢。还没起名字吧?”

       “没有呢。承蒙挚友不弃,给孩子起个名字吧。”茨木毛蓬蓬的脑袋倚在酒吞肩头,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孩子。

“本大爷想,许是我们的孩子在冥界有灵,于是让这孩子代替他来陪伴我们。就唤作‘冥灵’可好?”

“好,吾听挚友你的……”

 

   7.

数年后……

京都最负盛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此时正闲坐在庭院中,轻啜一口盏中香茗,看了看远方红得发紫的天空。

手提长弓的贵族武士急匆匆走进来,坐在晴明对面,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去看过源赖光了?”晴明问道,“他怎么样?”

“不太好。御医用尽了各种方法,就是消不掉他身上那些疮疤,可以肯定那些疮疤带有某种诅咒,但无法确定那究竟是什么,也就找不到合适的处理办法。”源博雅如实说。

“或许……造成那些疮疤的东西,应该叫做‘仇恨’。”晴明若有所思。

“那家伙现在……真有点可怕呢。”博雅不安地说。

晴明没再说什么,这时,又有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只鬼——大步走了进来。他身材高大,五官端正,走路的时候一头银灰色长发在脑后飘扬,周身涌动着澎湃的妖力。见晴明端坐于庭院中,便开口:“听说,你有事要告诉吾?”

晴明笑笑,从石桌下拿出一只精致的木盒,对他说:“你父王之前交给我这样东西,说如果哪天他们不在了,让我把这东西转交与你,想他们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一看。”

冥灵接过木盒,打开,一串做工精美的、金灿灿的铃铛正躺在木盒里。与茨木那串不同,这一串上面的小铃铛是一个个小葫芦的形状。他拿起来,在耳边轻轻摇了摇,声音清脆悦耳。

“父王……”凝视着手中小巧的金铃,他轻声说,“你们的仇,吾已替你们报过了,终究不负你们这些年的养育之恩。”

“大江山被毁了,不过在下已行过占卜,你现在可以回去整顿余部,然后向西迁移,远离此处,可保你一世无虞。”晴明把玩着折扇,对他说。

“多谢了,那便后会有期。”说完这句,冥灵转身离开了庭院。

 

刚刚经历过退治的劫难,大江山的草木似乎还残留着那日的血腥,昔日宏伟的鬼王殿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举目四顾尽是衰败之象。他径自走过这片焦土,来到酒吞与茨木的墓前。手指缓缓抚过冰冷的墓碑,他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吾今天……来同你们道个别。往后,吾便要带领他们,在西边找地方安家了。不过不要担心,你们的养育之恩吾会永远记下。以后每年,吾都会回到这里,陪你们说说话。也请你们放心,吾已长大了,会照顾好自己的。”

凉风习习,几片叶子飘零着,落在墓上,微微颤抖。

 

夜半时分,冥灵带着劫后余生的众妖鬼,向西方行进。大江山在身后渐行渐远,他走在前面,不时回头看一眼。

这天刚好是满月。

有那么一瞬,他似乎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立于山巅。他想再仔细看看,那两个身影已消失不见,山上空无一人。

他们一直都在。他想。因为大江山是他们的家。


==============================================

终于把这篇产出来了,给自己撒个花先(❁´◡`❁)*✲゚*

六月简直忙到飞起,还好下周考完试就放假回家咯!

暑假。。。一堆旧坑要填,一堆新坑要开,每天码字码字再码字

码字使我快乐(〃'▽'〃)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