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

cp小梦@梦无尘
酒茨不拆不逆
全职/魔道杂食
写文使我快乐(=^▽^=)

【忘羡】望君归

番外一   定情

蓝忘机被蓝曦臣带人从玄武洞中救出后,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时,蓝曦臣还在床边守着他。
“忘机,可好些了?”见他醒来,蓝曦臣关切地问。
“多谢兄长照料,我已无大碍。”蓝忘机道,“对了,魏婴他……”
“江家已经把他带回去了,想来不会有事。”蓝曦臣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让人给你煎了补药,你且在此安心休养几天吧。”
“嗯。”蓝忘机道,“还有,我……”他捏紧了被角,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蓝曦臣见他有些局促,便知他心里有事,温和地说,“此间只有你我二人,有话但说无妨,你若不想让旁人知道,我保证不会说出去。”
“兄长,我……”蓝忘机耳尖泛红,垂着眼睛,犹豫了片刻,才小声说道:“我……已心有所属。”
“哦?”蓝曦臣轻笑,“不知是哪家的仙子?”
蓝忘机微微涨红了脸:“……都不是。”
“这么说来,忘机倾心之人……并非女子?”蓝曦臣道。
“兄长……”被蓝曦臣一语道破,蓝忘机一时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索性拉起被子盖住了半张脸。
断袖,这种事情放在一向倡导雅正端方品行高洁的姑苏蓝氏,无疑有些上不得台面。
蓝曦臣却笑笑,并未介意自己的弟弟喜欢一个男子,俯下身在蓝忘机耳畔悄声道:“可是魏无羡魏公子?”
“……兄长如何得知?”蓝忘机有些惊讶。
“根据我从前的观察,你只有在他面前,才会有紧张、关心等表现。其他同龄人都对你敬而远之,只有他从一开始就经常逗你、戏弄你,把自己的真性情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你面前,一次次在你原本平静无波的心里激起水花,自然会让你对他产生不一样的感受。而且……”他顿了顿,“魏公子的话,你是很放在心上的,对不对?”
“可……他与我同为男子,兄长你……真的不反对?”蓝忘机问。
“你自幼便被当成模范弟子培养,性子又沉闷,自母亲去世后便越发不爱与人说话,我这个做哥哥的很担心你会一直这样,没有朋友,孤独一生。”蓝曦臣道,“而那位魏公子,虽有些顽皮,但也是个性情中人,他那份聪慧、豪爽、仗义、不拘小节,不知不觉间便会让你对他产生好感。加上这次,你们一同经历了玄武洞内生死存亡的考验,你对他的感情自然又会拉近一步。若你往后能得他相伴,即便不能为蓝家繁衍后嗣,只要你不再过得太寂寞,为兄也能放心了。”
“可我……如何对他说……”蓝忘机素来知道魏无羡爱撩拨年轻女子,只怕自己终究是一厢情愿。
“忘机,切记,此事不可操之过急,你不妨在言行间让他逐渐感觉到你的心意。只是那魏公子如今还是少年心性,流连花丛只为寻乐,尚未体会到何为真情至爱,还需你多多费心加以引导,才有望促成此事。”蓝曦臣认真地说。
蓝忘机点点头:“忘机谢过兄长。”

孰料,天有不测风云。
温晁带人强占了莲花坞,江枫眠和虞夫人遇害,江氏姐弟和魏无羡被迫流落在外。没过多久,江澄召集江家旧部,加入了讨伐温氏的“射日之征”,而魏无羡却在几个月间下落不明,蓝曦臣多次暗中命人打探他的消息,都一无所获。
看着蓝忘机阴沉的脸,蓝曦臣只得安慰他:“别怕,魏公子本领过人,聪明机智,定能吉人天相。”
蓝忘机闷声道:“但愿如此。”
直到那一日。
蓝忘机回来,见了蓝曦臣,道:“兄长,我见到他了。”脸上却并无久别重逢的喜悦。蓝曦臣察觉到了,便问:“他现在如何?”
蓝忘机沉默片刻,才涩涩地开口:“他……变了,变得几乎不再是原来那般模样。”
蓝曦臣不知该如何劝解。蓝忘机又道:“最近那些诡异之事……都是他做的。他……修了鬼道。我亲眼看到……他把温晁折磨得形容尽毁,疑神疑鬼,最后死在他和江澄手上。”
“他现在……满怀阴郁之气,再无半点从前的朝气蓬勃。”
“修习鬼道易损心性,他为何……为何会如此……”
蓝曦臣叹了口气:“或许……他也有某些难言之隐。”
蓝忘机不再说话,脸色愈加沉重。

射日之征还在继续。蓝忘机听从蓝曦臣的劝导,与魏无羡相处时不再提起要带他回蓝家之事,并尽力关照着他,两人的关系变得和睦了不少。
战况不断地往对联军有利的方向发展,温氏节节败退。最终,温家家主温若寒被金光瑶所杀,曾经不可一世的岐山温氏如大厦倾颓般覆灭。随后,魏无羡跟江澄回到了江家,重建莲花坞。蓝忘机想留下帮忙,被江澄拒绝了。倒是魏无羡想着从前曾经想邀蓝忘机来莲花坞玩耍,便不顾江澄反对,将蓝忘机留了下来。
往后的一段时间里,除了不能插手江家事务,蓝忘机跟着魏无羡把莲花坞周围方圆十几里能玩的地方都走了个遍,一边游玩一边听魏无羡讲述童年和少年时期的往事,心底竟也生出几分向往。
这般过了不久,莲花坞的莲花开始凋谢。时已入秋,仙门百家聚集于百凤山,召开了规模盛大的围猎活动。
魏无羡在射箭中拔得头筹,金子勋不服,便打赌让魏无羡在整场围猎中都蒙着眼。魏无羡心中不以为意,双眼蒙着黑布,走进山林中。
魏无羡找了条粗壮的树枝坐上去,拿陈情吹奏一曲,随后惬意地靠在树上。
却不想,有人悄悄走近,竟直接扑到他身上,将他的手腕紧紧扣住。接着,他还没来得及问清是谁,便被堵住了嘴。
这是第一次,有人与他接吻。
细致、缠绵。
魏无羡感觉到了这人在紧张,动作十分小心翼翼,便放弃了挣扎。
那人的吻突然变得强势起来,在他口中攻城略地,弄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最后还在他唇上咬了一下,才恋恋不舍般地放开他。
这人……到底是谁?
魏无羡刚要摘下蒙着眼的黑布,便听到一个熟悉的低沉的声音:“魏婴……”
他顿时全身都僵住了。
居然……是蓝湛?
蓝忘机微微喘着气,继续说:“天子笑,我特意为你带来了。只愿你喝完后,能烦扰尽消。”
“魏婴,我欲带你回云深不知处,并非是要惩处于你。你……可否信我?”
“我不愿你再受半分伤害。魏婴,我……心悦你。”
“那几个月,你音信全无,我亦寝食难安。”
“魏婴……”
“蓝湛。”魏无羡终于反应过来,打断了他的话,“你说的这些……当真?”
“确无半句虚言。”蓝忘机答道。
魏无羡沉默片刻,又道:“且不说你我同为男子,只看你家那群老古板,怎能容得下我这个走邪魔歪道之人?你就不怕被你叔父责罚?”
“无妨,若那里容不下,我便带你远走江湖。”蓝忘机认真地说。
“看来,你已经把一切都打算好了。”魏无羡道,“连本公子的初吻都被你夺去了,你这小古板,真是变了。”
“这亦是我初吻,你并不亏。”蓝忘机道。
“罢了罢了,蓝二公子,魏某今天认栽了。只是你可得想好,若是被你叔父知道这事,保不准真的能气死他。怎么说你也是他一手带大的,你真的不……唔唔?!”
蓝忘机干脆封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抱着他从树上跳下,道:“这禁言术过会儿便能解开。走吧,我请你喝你最爱的天子笑。”

评论(2)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