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

cp小梦@梦无尘
酒茨不拆不逆
全职/魔道杂食
写文使我快乐(=^▽^=)

【忘羡】金风玉露共婵娟

七夕贺文,发晚了OTZ

主忘羡,含其他CP,请注意tag




这日,魏无羡破天荒地没有睡懒觉,寅时便从床上悄悄爬起来,用心梳洗一番,然后趴在床边静静地欣赏着爱人的睡颜。

有匪君子,照世如珠。

想起世人对含光君的评语,他不禁笑了笑:这人确如明珠般璀璨,哪怕是在睡着的时候,脸上也好似泛着一层光辉,品貌绝世,俊极雅极。

看了不知多久,蓝忘机睁开双眼,见魏无羡已穿戴整齐,不禁问道:“今日怎不多睡些时候?”魏无羡把头埋在他怀里:“今天可是七夕节,外面一定热闹得很,蓝二哥哥愿不愿意陪我下山游玩一天?”

“嗯。”蓝忘机手指轻抚过魏无羡的腰背,温存片刻后方起身穿衣梳洗。

卯时,天已大亮,几个蓝家小辈打着哈欠往云深不知处走,中间还带着一个金凌。

“总算快到了,这一晚上可真够累的。”蓝景仪一只手捶着腰,嘴里抱怨着。

金凌一脸不屑:“几只邪祟就把你们累成这样,真是……”

“好了好了。”蓝思追及时打断他,一手搭在他肩膀上,“大家都累了,得早些回去休息。”

“哟,你们回来啦。”前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带有几分戏谑的声音,随后便看到魏无羡和蓝忘机并肩走来。众小辈立即停下脚步行礼:“含光君,魏前辈。”

金凌:“你们这是……”

魏无羡把玩着手中笛子:“跟含光君下山走走,我可不喜欢整天闷在屋子里。”

“那,我们先回去了。”蓝思追道,“含光君,魏前辈,慢走。”小辈们自觉从中间让出一条路,目送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渐行渐远。

出了云深不知处,便能望见山下小镇上一片张灯结彩,与山里终年都是素雅简约的仙府相比,多了许多俗世的烟火气息。

魏无羡便是在这烟火气息中长大的,是以见到如此景象总觉得格外亲切,忍不住想要快些跑过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蓝忘机看着他那掩藏不住的兴奋,轻轻捏了捏他的手:“不急,时间充裕。”

“又被你看出来啦。”魏无羡笑了笑,作势要往他身上倚,被蓝忘机在腰上拍了一下,道:“好好走路。”

两人走到一处码头,寻了只船坐上去。船夫一见两人衣着便知是贵客,忙殷勤地倒上茶水,虽不比蓝家所用的茶叶那般名贵,却也清香好闻。蓝忘机慢悠悠地品着茶,魏无羡直接趴在船头甲板上,目光寻着水中的小鱼小虾,有时候顺手捞上来一只,看了看便放回水中,乐此不疲。

行过几里水路,便已进入彩衣镇。河边叫卖的小贩还是如当年一般熙熙攘攘,只是如今陪伴他的唯蓝忘机一人了。

他有些伤感,又立马把这种情绪从心里赶出去了。现在,还有以后,他身边有蓝湛一人,足矣。

岸边的卖酒姑娘见一位长得很是俊俏的男子在船头东张西望,不禁开口调笑了他几句,魏无羡笑着应了几声,一句“小姐姐长得也标致”刚说出口,便觉背后一凉,回头看时,蓝忘机脸上没什么表情,目光里却放出几丝冷气。

魏无羡:……忘了自家道侣是个醋坛子了,以后千万不能再招惹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一面冲蓝忘机笑笑,暗地里替自己的腰捏了把汗。

船靠岸后,魏无羡脚一沾地便紧紧粘着蓝忘机:“二哥哥我们去买些点心吧,我有点饿了。”

“嗯。”

两人沿街走着,很快从各种小摊上买了一包点心,甜的咸的甚至还有辣的,魏无羡总是自己咬一口再塞给蓝忘机一口,就这么一路吃着一路游玩,很快便到了中午。两人找了家酒馆坐下歇脚,魏无羡要了两坛酒,大口大口地喝起来。楼下有位说书人在眉飞色舞地讲述当年蓝忘机与魏无羡合力斩杀屠戮玄武的事,魏无羡留神听了几句,险些把一口酒笑喷出来。他趴在桌子上,笑得脸颊发红:“哈哈哈哈哈……这……说得也太夸张了哈哈哈哈哈哈……”

用过午膳,两人离了酒馆,魏无羡不停地拿说书人口中的话逗蓝忘机,笑着称他“英武盖世超凡绝伦”,最后蓝忘机忍无可忍,寻了个没人的窄巷把他拖进去按在墙上,封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唔……蓝湛……”魏无羡有些呼吸困难,可是摆脱不了这人极其强势地在他嘴里扫荡,直吻得他腰都软了才缓缓分开。

魏无羡喘了几口气,顺从地被蓝忘机拥入怀中,耳畔是他如擂鼓般的心跳声,一下下有力地震颤着他的耳朵。这个怀抱很坚实,还有一股很好闻的檀香味儿,魏无羡有些不舍得出来了。

“走吧,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蓝忘机放开魏无羡,又握住了他的手。

 

离天黑尚早,两人又在小镇上走了一个时辰,经过一座河边凉亭时,看到两个有些眼熟的身影正坐在凉亭内下棋。

“是晓星尘道长和宋岚道长。”蓝忘机很快认出了那两人。

“几年不见他们了,过去看看?”

“嗯。”

于是魏无羡向那边高呼一声:“小师叔!”随后快步走过去。两位道长见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便一齐起身施礼:“含光君,魏公子,幸会。”

魏无羡笑道:“小师叔,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姑苏啊?一点消息都没有。”

“只是云游路过此处,没想到果然有机会遇见二位,二位可是出来游玩?”晓星尘道。

“今日七夕佳节,故同游至此。”蓝忘机道。

“世人都说含光君对道侣至情相待,看来此言非虚,二位历尽艰辛终成眷属,也算是一段佳话。”晓星尘笑道。

“小师叔直接叫我的名就可以了,不知你们现在过得怎样?”魏无羡问道。

“我还好,只是子琛他……还是无法开口说话。我带他走了许多地方,都找不到有效的办法。”晓星尘道。宋岚转身握住他的手,轻轻摇了摇头:没关系。

魏无羡已经看出了什么,试探道:“你们这是……”

晓星尘道:“我二人,已秘密结为道侣。”

“果然如此,那我该恭喜一下二位了。”魏无羡说着便同蓝忘机一起向二人作了个揖。晓星尘笑道:“多谢二位的好意。”

“小师叔,那你们以后是要继续云游,还是找个地方定居?”

晓星尘执起宋岚的手,坚定地说:“负霜华,行世路,一同子琛,除魔歼邪,相伴终生。”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或许有一天,我累了,走不动了,就找地方停下来,静待终老。”

“如此,也好。”蓝忘机微微颔首。

“小师叔,你们接着下棋吧,我和蓝湛去别的地方看看,晚上再一起放河灯,如何?”

“好,二位慢走。”

 

几个时辰后,已是夜幕四合,街上的彩灯陆续亮起,整座小镇变得五彩斑斓,正是美景良宵。

蓝忘机与魏无羡已用过晚膳,一边散步一边欣赏沿途的景象。路上尽是些牵着手并肩而行的男女,蓝忘机看到后不禁握紧了魏无羡的手。

“蓝湛?”魏无羡感觉到了手上的力度,转头问道。

“……无事。”蓝忘机道,“我们去河边看看吧。”

这个时候,河边亦是人头攒动。两人走了好一会儿,才在人少些的地方看到了晓星尘和宋岚。

“无羡,来拿好,另一个给含光君。”晓星尘笑着招呼道。四人一起蹲下身,四盏花灯被放在水面上,轻轻一推,便闪着萤萤的光,带着四人的祈愿,随着水的波动渐渐远去。

“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只盼以后,能不要再起什么事端。”晓星尘低声说道。

“也难保以后不会再出现另一个‘金光瑶’,珍惜当下便好。”魏无羡道。

 

四人分别后,晓星尘与宋岚回客栈去了,蓝忘机和魏无羡继续在河边闲逛。走过一处没人的地方时,隐隐听到树丛后传来两个人的声音,竟是蓝思追和金凌!

魏无羡动作极轻地靠近那片树丛,听得更清楚了些。

“……我明白,你一直都在思念你的父母。”蓝思追缓缓说道,“记得我只有几岁大的时候,家里的人就全都不在了。当时我发着高烧,幸好含光君发现了我,将我带回姑苏医治,还收我为蓝氏亲眷弟子,一直悉心教导我,我才能平安成长到今天。”

“那你逢年过节的时候,有没有感到过非常思念他们?”

“以前我因为那场高烧,有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后来我想起来了,每逢过节祈福都会给他们捎上一份,算是我这个后辈的一点心意。”蓝思追拍拍金凌的后背,“现在,心里可好些了?”

“差不多吧,没那么难受了。”

蓝思追继续说:“我知你现在肩上担着整个兰陵金氏,难免压力有些大。江宗主也是从年少时便掌管了云梦江氏,他的经验你可以适当学学。再不济,我也可以想办法帮帮你,总之你尽量别把自己逼得太狠了,你并不是在孤军作战。”

“……嗯,那你以后也可以常来金麟台找我,我也希望能有个人在身边陪我说说话,比成天只能面对那些居心叵测的家伙强。”

“那我明天回去,跟含光君和魏前辈商量一下,我不能瞒着他们。”

“嗯,我等你的消息。”

……

魏无羡悄悄离开了,跟蓝忘机说了刚才听到的事,一面在心里嘀咕这俩小子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蓝忘机沉吟片刻后表示:他们自己的路,就让他们自己去走。

明月高悬,两人踏着洒满月光的路回到了客栈。魏无羡已有些乏了,蓝忘机便同他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缠绵了一会儿后,沉沉睡去。


评论(2)

热度(77)